靳怀中,1973年1月出生,沁阳市人,曾因犯盗窃罪,于1992年9月被沁阳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1997年8月被假释,2008年12月20日,因涉嫌绑架犯罪被依法逮捕。

李建桥,1970年5月出生,沁阳市人,因涉嫌绑架犯罪,于2008年12月20日被依法逮捕。

2008年12月3日19时许,焦作市的高先生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来的电话,接通后,他听到的却是自己年仅15岁、正在上初中的侄女小菲(化名)的声音。“那么晚怎么还不回家?”高先生开始担忧小菲。

原来高先生的弟弟和弟媳都有智力障碍,所以家人帮他们抱养了女儿小菲,小菲被抱养过来的时候才两个月,他们对小菲不遗余力地进行培养和教育。就在高先生和家人心急如焚的时候,当天23时许,那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说小菲被绑架,让他们拿42万元钱。惊魂未定的高先生迅速选择了报警。

几天后案件告破,可惜的是绑匪已残忍地将小菲杀害,几个月后,高先生和家人在法庭上见到了残害小菲的凶手。

2007年以来,被告人李建桥、靳怀中多次预谋绑架他人,勒索财物。2008年11月份,二被告人再次预谋绑架人质勒索他人财物,被告人李建桥将两张外地人的身份证给被告人靳怀中,被告人靳怀中用该身份证办理银行卡、购买手机卡,还准备了铁锨等作案工具。随后,二被告人多次到沁阳市物色绑架对象,伺机作案,因路上行人较多等原因均未得逞,二被告人又商量再找一人共同实施绑架。被告人靳怀中找到被告人赵保成后,三人预谋绑架人质后杀死再勒索财物。2008年12月2日,三被告人在沁阳市遇到被害人小菲,被告人李建桥指挥被告人赵保成跟踪被害人小菲,了解小菲的家庭情况。然后三被告人将其确定为绑架对象。2008年12月3日18时许,三被告人开车在一路口等候放学回家的小菲,并进行分工,由被告人李建桥负责开车等候,被告人靳怀中、赵保成负责将人弄上车,被告人李建桥和靳怀中负责将被害人杀害,再向被害人亲属索要赎金,然后给赵保成分钱。18时30分,当被害人小菲放学回家路过三被告人车旁时,被告人赵保成和靳怀中将被害人小菲强行抱到李建桥开的车内,被告人李建桥向小菲了解其家庭情况,并用靳怀中购买的手机让小菲给其伯父打电话。然后,被告人靳怀中将被害人小菲双手捆住,被告人赵保成下车离开。被告人李建桥与靳怀中将被害人小菲带至一河堤上,采取用手、胶带捂口鼻,用围巾勒脖子的方法将小菲杀死。后二被告人将被害人尸体埋藏于一垃圾堆内。其间,被告人靳怀中对被害人尸体进行了猥亵。被告人李建桥向被害人家属发短信索要赎金42万元。2008年12月4日、12月5日李建桥多次给被害人小菲的亲属发短信索要赎金。12月5日中午,李建桥再次给被害人亲属发短信时被公安人员抓获。经法医鉴定,小菲系被他人捂口鼻、勒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

据了解,李建桥有一个做警察的妻子,但这仍然没有阻止他去犯罪。用李建桥的话说,他并不缺钱,跑货运的他每月有一两万元钱的收入,加上妻子每个月一两千元钱的工资,三口之家过得还不错。

靳怀中:我卖过鸡,给别人看过门市部,有两个孩子,与妻子离婚了,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7年有期徒刑。

李建桥和靳怀中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状况,应该是有一定差距的,那么,这样的两个人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呢?

李建桥:我有稳定的家庭,他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几年前,我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无意间谈起怎么赚钱快,就说绑架人赚钱快,都是随口而出的,全当成笑话了。

靳怀中:他说他都想好了,他爱人是干公安的,他有反侦查的能力,只要我听他的不会错的。

按照李建桥和靳怀中各自的说法,他们都是有正当事业可干,并且挺能赚钱的人,这样他们合谋绑架犯罪的原因,就让人难以理解了,但是如果把他们两个人说的话放在一起,我们就不难发现,他们两人各怀鬼胎,进而一拍即合,所

李建桥:几次确定目标后,我和他一起开车跟着那个上小学的孩子,但是路上人太多,后来感觉我们两个人干不成。

靳怀中:他说“你要会开车的话我就去绑人”,我说“我不会开车”,他说“要不然你再去找一个人”。后来我就想到了在家没事的赵保成,所以他就跟我一起去接赵保成。

那些天真无邪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曾经有一双魔爪在孩子的周围伺机而动,幸而由于种种原因使他们逃过了劫难,而年仅15岁的女孩儿小菲却不幸成为这双魔爪的猎物。

李建桥三人又一次开着车在街上寻找目标,后来就发现了小菲,第一天他们跟着小菲到家,第二天继续锁定目标,他们认为小菲家盖的房子比较漂亮,认为小菲家有钱。

2008年12月3日19时许,李建桥三人开了一辆汽车,在沁阳市怀府路与香港街交叉口南侧等候放学回家的小菲,当小菲路过车旁时,靳怀中和赵保成将她抱进车内,李建桥迅速开车向南逃窜。

被抓进车内的小菲又喊又叫,于是他们找来一根绳子,把她的手从后边捆住,又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喊出声音。走了两条街后他们就把车停下了,当从小菲口中得知她只是在城里一个亲戚家借住时,他们失望了。

李建桥和靳怀中实施绑架犯罪的目的就是图钱,当他们了解到小菲的家庭状况后,明白小菲家并没有什么钱。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把绑架犯罪进行到底?这双图财的魔爪又为什么要扼杀小菲尚未成年的生命呢?

李建桥:他说如果出现意外情况就把人杀了,他说过这话,当时我认为他只不过是吹吹牛罢了。

李建桥和靳怀中当时也许真的并不确定,他们的犯罪会发展到哪一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已经陷入罪恶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李建桥:我提议让小姑娘给家里面打个电话,就说晚会儿再回家。打过电话后,我就准备把小姑娘往家里送,当时赵保成把车门一摔,说让我们看着办,就下车走了。当时我就对靳怀中说:“不行把人家送回去吧,她家没钱你绑她干什么。”但靳怀中口气很严厉地说:“你想干什么?我好不容易绑个人,弄到这程度了你敢把人给我放了?”听他那么说,我也不敢明着去反对了。

李建桥:越走我心里面越害怕,因为他以前说过,不行就把人杀了。当时小姑娘很安静,因为我说过送她回家,我跟她说我们去办点事,然后就送她回家。走到沁阳和温县交界处时,我不愿意再往前走了,所以我把车掉了个头,我说“把她送回家里算了”,靳怀中没有吭声。当时我把车开得很快,恨不得马上就赶到家。

李建桥:我下车去看看怎么走,这时候靳怀中也下车了,然后他说:“就在这儿把人干了”,我说:“你疯了,你想干什么?”他拿着铁锨说:“你把人给我看着就行了,不用你管,我去刨坑。”刨坑就是准备埋人,说完他掂着铁锨就去刨坑了,当时我要是硬坚持,他非把我干了不可。刨好坑后,他拐回来就准备把小姑娘扔进去,我当时在车上坐着,他上去就掐那小姑娘的脖

子。在后排的小姑娘就挣扎着用脚踢我,靳怀中就骂我说:“你还不赶快过来帮忙,你想干什么?”没办法我也去了。临开门的时候,靳怀中把她脖子里的围巾解了下来,我们俩一人拽一头,勒了一下。

单纯的小菲就这样葬送在泯灭人性的李建桥和靳怀中手里,更令人发指的是,其后侦查机关发现小菲的尸体还遭到过猥亵。

李建桥:他自己去埋的,猥亵尸体的事情我根本就不知道,后来我回忆起来,他当时把我支开不让我去,可能就有那种想法。

2009年7月20日,焦作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建桥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靳怀中犯绑架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侮辱尸体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10年6月2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沁阳市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依法维持原判。

心理的扭曲、思想的偏离和人性的贪婪,导致李建桥和靳怀中迈出了错误的第一步,进而一错再错,最终跌入犯罪的深渊。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小恶可能就是走向大恶、走向灭亡的第一步。与此同时,此案也提醒所有的家长,一定要教孩子预防意外,教他们怎样正确保护自己不受侵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