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手的影响也有着不一样的结果,比如南北方滑手的地理差异是我们拿来津津乐道的问题,南方滑手永远羡慕下雪,却不懂北方滑手碰到下雪天的痛苦。

今天我们请来的滑手是一位来自新疆的滑手—铁木,在这片西域美景里,我们可以看见滑板文化正在这片城市驰骋着,我们和他聊聊在当前新疆的滑板环境还有当他走出新疆之后对于滑板职业的思辨性疑问。

A:没有了,因为抖音对长视频限流蛮大的,就没怎么拍,而且一起滑的伙伴们都开学了。

A:新疆能推荐的大部分只有美食和风景了,如果是玩的话就只有阿勒泰的将军山滑雪场。我们这边是伊犁州,被称为新疆的塞外江南,就会有一些野生,著名的景点,像是赛里木湖,伊宁市的主河伊犁河,然后还有唐布拉大草原,那拉提大草原。

A:新疆没有那么多的板店,也没有那么多的板场,离我们最近的板场也要600多公里的距离。

新疆真正走出去的滑手为数不多,比如张子扬,我听这边几个老滑手说他的故事,他当时为了做职业一个人千里迢迢去北京,每天吃煎饼果子,就是为了圆自己的梦想。

相对内地来说的话,确实我们是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假如说现在是10:10,按内地成都那边来算的话,可能早就已经起床了,但是在新疆这边就是可能天才刚亮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滑板时间不一定,我因为一直在上学的缘故,在初中高中的时候压力又挺大的,平常运气好的话,一周可以滑个一,两次;运气不好,比如学校要求多,作业又多一点,可能两周滑一次左右吧。

Q:我们大部分人的印象是认为新疆都是很空旷的地方那种,你会想过录那种滑板旅行之类的片子的吗?

Q:那你现在拍的片子你会不会感觉到有点拘束性,因为场景,动作都有点重复了?

A:还是会有一点,动作是因为天气冷,身体会有些僵硬,很多动作不好做,状态也不会每次都那么好,毕竟新疆这边温度相对成都来说还是要冷一些,每天都是零下几度。

场景重复是因为伊犁市能滑板的就那么两三个地方,街上还全都是雪,它处理的也不是那么快,像广场一般下完雪,一两天才有人全部扫完,所以都是几个地方轮着玩。

A:新学校肯定对我还是有影响的,大学生空闲时间还是挺多的,我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也没有跟别的同学喝酒聚会。省下来的时间都拿去滑板,很多的动作都有了,还学会了很多杆子上的动作。

滑了这么多年,你说没有想过当职业肯定是假的,当时稍微滑出一点成绩的时候,就有想过往这方面走得再长远一点。但是在新疆这边你看不到什么更加厉害的滑手,到成都之后,你就会发现,真的有很多特别厉害的滑手,会给你一种顿挫感。

中国滑板才发展多少年,目前国内的这种竞争压力又越来越大,现在好多小孩有了更好的教育环境,滑的特别强,和那时候同龄的我根本没有办法比较。

其他的没有变,还是喜欢滑板,当你成为滑板人之后,除了伤病,其他的应该都改变不了这种观念吧。如果一个星期,或者两三天不滑,浑身都不太舒服,还是得出去滑一滑,我之前也说过,算是做几个小招,还是会有成就感。

Q:你现在对于职业的目标发生了改变吗,还是说能把自己曝光出去是走上职业的另一条道路?

A:我现在做就是你说的第二条:曝光自己。因为我知道自己可能没有机会走上职业,这种道路很难走的,也不可能有那么强的实力,能拿到那么多的赞助,所以我相当于是一种记录自己,再加上一点点小技巧,拍一些视频,以此来扩大自己的流量,毕竟不是每一个滑手都能做到职业滑手,但是拍视频,扩大自己流量,这种事情是每一个滑手都可以做到的。

不对,我不是不鼓励大家去追求职业道路,每个人的情况可能不一样,比如我不是很早就开始滑的,我那时候都14,15岁了,在短时间内又上学,所以可能想要达到那么高的水平肯定是不太现实的。

现在有些小孩可能五,六岁或者更小的年龄就开始滑了,他们还是有机会去往这方面发展的,还是属于年龄的问题,滑板这个东西,吃的是年轻饭,你要是到那个年纪没有什么竞争力,那真的就不用想。

嗯,所以我这种像发抖音,所谓的抖音滑手,国外那种Youtube,ins滑手,就是记录自己的生活,记录自己的进步,大家看到你进步,也觉得你很强,征求他人的认可。也不算是他们圈子里的AM或者是Pro那种级别,就是自己高兴。

A:对,这个我还是挺比较认可的,因为滑板我觉得还是一门儿艺术,它不会像被列入奥运会之后,就成为一项竞技运动,它更多的是对自己精神的一种释放,对自己向外界的表达吧。

现在不同的滑手,不同的穿着,有不同的风格,可能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只有在这个上面,他们才会找到真正的自己。

我不知道这样说好不好,像因为奥运会有这种项目的要求,然后国内就开始培养这种专门为了滑板而滑板的孩子,就还是感觉会挺奇怪的。

Q:你对现在一些人的滑板文化十分的不认可,你最讨厌别人在谈论滑板的时候说什么?

A:如果不滑板的人,他们在那讨论滑板的其他东西,我都会有一些反感,没有参与的人,不应该有发言权。

或者几个滑手坐在一起,抽着烟,喝着酒,还说着脏话什么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对别人影响不太好,毕竟国内一些家长对于滑板的认识还是从街上的滑手了解的。

A:那个伤应该是我到现在为止受过最严重的伤,直至今天,脚踝这里还是有一点肿胀。

当时是因为新疆刚刚疫情解封,特别激动。大早上就跑出去玩了一个早上,到了下午快吃晚饭那阵,我朋友问还滑不滑。我说,滑!

之后看到那个街,想着大乱下台阶,不知道自己一个月没玩忘了没有,结果可能是因为肌肉长时间没玩不适应了,当时马上就崴脚受伤。

所以还是想给所有滑手提个建议吧,在试招的时候一定要放平心态,就算是受伤了,也要放平心态。

A:每个家长,完全支持滑板,是不太可能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到晚受这个伤,受那个伤,不过我的母亲还是挺支持我的,我最早的一块玩具板,就是我妈给我买的,可能是她感受到了我对这个东西的热爱,还有那次受伤,我妈给我做治疗,带我去看医生。

而我爸对我就挺严格的,他看我受伤,就不愿意让我滑了,毕竟也有点耽误学习嘛,我还记得之前还有一次伤,当时我第一次练大乱,板子弹起来,直接砍到头上了,大晚上我妈就开车带我去医院缝的针,我爸当时特别严肃的问我,你以后还滑吗。然后我说滑,当然继续滑。之后他便没说什么。

到了后面越滑越好,他也看到了我的一些进步,取得一些小成就,他也开始支持我了。

A:如果我没有滑板的话,可能在打篮球,也不一定会打球哈哈,毕竟打篮球厉害的太多了,在球场上,这些人对新手或者对稍微菜一点的人不是那么友好。也有可能我就是一个每天上课,吃饭,打游戏的普通学生。

A:太多了,因为真的滑板完全影响了我的生活和认知。像细节到穿衣服或者说话,这种小的方面,大的方面,影响到了我的三观,在伊犁市本来滑板的人不是特别多,再加上我滑的也不算晚,我刚开始滑的时候有几个人滑,然渐慢慢发展起来,到现在有了低价滑板店,然后滑板店倒闭了,然后又有好多人,又没有地方滑,我们就自己凑钱组织活动,会有时代变迁的沧桑感。

其实就对应上你之前问的,如果没有滑板的话,我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如果不滑板,身边的这些东西可能都不会有,也不会有赞助,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滑板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可能都是一起出去看电影,休闲娱乐活动比较多的朋友,也不会在这个年纪达到自己想要的一种高度,也不会获得那么多人的认可。

Q:那我们最后一个问题了,如果你能和你的滑板交流的话,你会对它说些什么?

铁木给人最大的一个印象是热爱着滑板文化,这一点与我们的理念如出一辙,在他很早期的视频里,他详述了自己受伤之后重新回到滑板的故事,他讲过一句非常有思辨性的话叫做:不要想在伤痛中失去什么,要在伤痛中思考什么。

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无数普通滑板人的现状,保持着清醒的热爱,对滑板文化坚持自己的原则。在我们聊到有点争议性的话题中,滑手形象的准则来说,他给出了一个与别人不同的答案,这倒不是害怕会被其他人冲烂,而是他确实想要改正目前的大环境。

每一个滑板人都有自己的原则,例如玩一个大地形会烧香拜佛,sk前要先“放松”一下,这些行为只是想证明自己个体的,特别的行为,其实这些不过是庞大的滑板文化系统底下极其表面化的闪烁点。

那么,你们的原则是什么?欢迎在评论区底下留言告诉我们。如果你对#滑手心事介#介绍的滑手感兴趣,不妨关注他们,另外,你们有想要推荐的滑手上#滑手心事介#,可以在后台或者评论区留言:投稿+滑手社交账号姓名,我们期待更多的新锐滑手能够被展示,被挖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